• 2009-03-03

    标你妹!

    好吧,我承认是我不专心。以至于日志更新缓慢到一个月博一回。我以后一定争取日日博且博出高潮。

    SULLUMI之夜耍的真是开心。那些声音一出来我的小心肝儿就颤了,脑子里的小人儿就嗖嗖的蹦到以前时候耍GAME BOY的日子。

    然后我想起来中学的时候有一回数学课我在下面偷偷玩儿game boy玩儿到睡着了,结果被数学老师摇醒的时候手里还攥着game boy....结果当然是很凄惨的被没收了~~~~

    哈哈,扯远了~总之,是很开心的记忆。

    孙大威本人还真是帅~~~

    最近发生的破事儿太多太多,多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告诉你们了。不过一切都会过去吧?!

    我换了新发型,新家,OF COUSE还有新的心情,欢迎你们前来轰趴哟!不过自带酒水哈。

    PS。我和大玉准备搞个组合做实验电子相声!欢迎各位大果儿小果儿们前来报名赞助我们~!~!

  • 2009-01-27

    Cinderella - [发骚]

    世界上王子质素的人很少
    Cinderella却满街都是
    供求永远也没法平衡

    《内衣少女》里说的真好

    童话故事里的结尾
    往往是
    “王子和公主在城堡里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Cinderella呢?
    其实爱情里努力的人

    没有嘉奖
      
    王子从来不用记得Cinderella
    他生来就是为了公主的出现
      
    你分得很清楚
    友情和爱情
    我也分得清楚
    朋友和爱人
    所以

    请不必给我高于朋友的评价或者恋人未满的幻想

  • 2008-12-29

    处女之死

    我13岁那年开始很喜欢啃手指甲,经常把手指咬的血肉模糊,满指甲都是牙齿印一直啃到今天我都不长指甲。此外就是疯狂的迷恋那一大柜子的书。整个人不跟外界接触,除了一张又一张的听歌就是一本又一本的书。然后给赵小孬写了数不清的信。经常满篇哀伤到呼出一口气都能哀透一沓纸。

    今时今日我可以把这归咎于内心疯长的不满足感,可是那个时候什么都不明白,只觉得这一切就是个无底洞我就这么轻飘飘软绵绵的掉进去。那个时候我唯一有接触的就是赵小孬,可惜我一直都学不会她的硬气质。这让我的人生一直充满挫败感。好在我始终也是跟赵小孬一起的,也算有点安慰。

    所以在看《处女自杀》的时候很轻易的就能想到那些年月。初出茅庐而青春无限,认为自己看透了世界的混沌和无聊,殊不知其实所有的旅程都刚刚开始,世界才刚刚开始原谅自己的幼稚。

    不想讲电影,不想讲青春。

    “是什么让你想自杀,你还小,也没经历过什么事。”
      “很显然,医生,你从未当过十三岁的女孩子。”

    我相信那些年轻的时候的钝痛是真的会让人伤筋动骨到死的。

    但是,熬过来以后,会有另外一片天

     

  • 这和他们的厂牌没有任何关系。我一点也不青睐那些叮叮咚咚的小清新,何况我有幸看过DEW十一旗下某支乐团的现场,那真是一场噩梦,糟糕透了。

     赵小孬现在不知道流浪在法朗士的哪个角落。我其实无比盼望她能去科西嘉吊个黑手党,这样我们俩就后半生衣食无忧了。赵小孬说Dew是个形状很圆润很像我的字眼拿来做了英文名罢。所以这么多年我拥有了各种各样的外号昵称始终没有用Dew。

    我的大脑皮层记忆区里,这个词是属于我15岁那一年端了红酒和赵小孬躲在窗帘背后一边喝一边大声唱歌的夜晚的。它不属于你们,不属于现在我身边的任何一个人。

     可是你们不知道我有多热爱现在的我自己。她躺在大地上褪掉腐烂的但是无法割舍的过往然后一边疯长着新的内心新的皮肉新的一切一边热血沸腾咬牙切齿的大踏步往前走。 赵小孬不在我身边给我唱狮子王了,很多人都离开了,我都不大记得你们的鼻子和眼。所以我把这个Dew跟你们分享。

    do u remember her?这是《工厂女孩》里最让我崩溃的一句话.那个女孩子年轻美丽的一塌糊涂,所以最后我哭的很伤心。

     Dew,do u remember her?do u remember her?do u remember her?do u remember her?

    喂,看着镜子,do u remember her?

    哈哈。

     

     

  • 2008-12-04

    大驴说他想试试看一直用一个博客用到底是什么感觉。

    我也这样想过,可是始终我还是换到这里来了。

    就好像现实中,我搬了家,换了工作,离开了曾经以为永远都不会离开的人等等一样。

    好像是于淼还是谁,给我留言说,地久天长不过是误会一场。

    所以你看

    “换”这个字眼其实很可怕,一旦用起来,很可能转身就拧弯了整个人生。

    某天夜里回家的出租车上放锦绣的20年后的幸福。

    关于幸福,爱,等等这些乱八七糟的字眼,我想到就会开始头痛。

    我不善于把一些情绪曝光给你们,所以请你们原谅我的高飞远走。

    She's proud to use gloves to cover her face,in the face of the ground lost in the corset, like a Gallic warrior.
    Her gloomy beauty; and her fathomless eyes ,Full of the blood like a da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