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22

    - [发骚]

    我又被导入了这么一个心境。

    张口结舌内心颠沛流离。

    我承认这一刻我焦躁了,难过了,不安了。变身成了楼下刚生完孩子的奶娘,脆弱的像个面粉蛋儿。

    吞下去了一大杯奶茶而不是酒,冰的就像没有了明天一样。

     

  • 2009-07-21

          耗耗画的当年的农民街。

    这个我待了3年,装满了我3年呕吐物和排泄物,眼泪和口水的地方已经消失了。我居然连张照片都没有剩下

    我住过的房子。丢过的烟头。和人牵过手的墙角阴影。疯过的排练室。喂过的流浪猫。喝2锅头到胃出血的火锅店。把任何什么都拿来煎的煎饼摊。长期打折的发黄的杜拉斯。正午的太阳下晒的冒烟的绿色铁皮房杂志铺子。神出鬼没但是居然能张口叫出我全名的打口碟老板。小小买给我的蛋烘糕。半夜里陪小肚子聊天吃的铁板烧。7叔当年住的竹林。我把头发染成大红的小理发店。等等那些。都消失了。。。

    原来很多事情。一不小心,我们就不再记得。

  • 2009-07-05

    - [发骚]

    一碰就有酸酸涩涩的水汽冒小小的泡泡出来。..................................................................................................................

     

    今天有一个人跟我说。你买XBOX360来玩而只是想让自己觉得不那么孤单吧?

    而昨天晚上我跟另一个人说,因为你笑起来很乖,所以你要开心。

    世界上的交叉圈很奇怪,不如,我们还是去吃一颗排糖然后爬到床上睡了吧。

    关灯上床。然后世界一片安详。

  • 还不是牙疼疼的死去活来瘫在床上。

    噢,看来我真是错的。不该跟楚大爷争辩物质对女人的重要性。

    可是,如果是余虹呢????

    哼,牙疼谁也挡不住吧!为了补偿这个牙疼的儿童节,自己给自己买了双鞋子就当做礼物吧。

    换首歌,《饲养乌鸦》里面的小萝莉放的那首歌。西班牙的原汁原味,感谢楚大爷借给我的碟。

  • 2009-05-27

    少年心气

         初一的时候,张楠楠坐在我左边。她是个刺猬头穿背带裤的女孩子。我在小学就见过她。她不爱读书,成绩很差每次作业考试都要抄我的。但是她很仗义。她会在周末替我跟家里撒谎说我在她家帮她补习功课。然后我们俩一起溜到冰场去看小帅哥。如果有人想欺负我们她会第一时间挡在我前面。我们俩想谈恋爱想的发疯。

    后来张楠楠有一天给我一盘磁带,她说她疯狂的迷这个人。我拿回家听发现里面全是听不懂的粤语,还有一把现在听来没什么技巧的,稚气的少年嗓音。但是我还是记住了那个人的名字---谢霆锋。他的歌当时我根本不记得听了什么。到今天为止只记得一首,他出道的第一首歌《非走不可》。可能是想要缩短彼此的距离,我丢开手边的狮子王原声,去买谢的磁带。当然,那天改变了我的一生。因为我随手拿的另一盘是窦唯的《黑梦》,它带我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当然那之后我陆陆续续还是算的上谢同学的小粉丝了。他的专辑也买了好几张,一些歌虽然不记得名字,听到熟悉的旋律也能哼唱。这一切大概都是因为,张楠楠是我的好朋友。我要跟她一样。当时我心里一定是这样想的。

    后来因为张楠楠,我遇到了初中的时候第一个喜欢的男生龙马。今天我只记得他很白很高。他转学过来,之前是张楠楠的小学同学。那个时候我们一群人周末都要去滑冰。然后在傍晚回家的时候对暗恋的人交换一个小小的眼神。喜欢一个人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因为看的到他,便觉得全世界的花都开了。

    可是,年轻气盛总是要出很多岔子,发生很多错误和不可逆转。每一次吵架都恨不得说服对方,每一次争执都会丢出伤人的话。尤其是后来我才知道,张楠楠和我一样的喜欢着龙马,而且从小学就开始了。龙马喜欢的却是我们的班长,那个安静的,白皙的,成绩一向很好的陈曦。

    后面发生的事情我不记得了。太混乱。我只记得我替张楠楠解围,打架。然后龙马替我挨了顿打。很多很多事情以后,我们的小团体散了,我们再也不讲话。之后的某天我路过音像店,看到谢霆锋的新专辑海报,我依旧是毫不犹豫的买了一盘卡带。

    那之后我可能才开始认真的去听谢同学的歌。我始终觉得他,嗓音不出众,很稚嫩。歌曲的编配也很奇怪。但是我听的出来他的执着和认真,还有他想要去溶入这个社会的努力,那个时候我才真正因为自己的喜好,去选择聆听他。于是我看到了他的演唱会,他个子小小,眼里全都是热切。

    在小谢之后,我再也没买过流行乐的专辑。反而是一张又一张的涅槃,穷街,枪花,披头士等等这些CD往家搬。初中毕业那天,我还是和张楠楠,龙马合了张影。那之后,我们再也没见过。

    后来上了高中,R&B铺天盖地的袭来。身边更加没有人提到小谢这个一脸倔强的硬骨头。就连我偶然掉出来的郑钧的专辑,都要被同寝室的视为怪物。然后是画室,遇到一群披头士的狂热FAN。后来大学。

    很多年过去了。这中间,不停的遇到许多人,然后不停的分开。没了初恋,初吻,甚至初夜,然后也没了年轻,热情,甚至不再相信爱。

    上周末在KTV听到一个小孩儿唱了谢霆锋的《坏习惯》。于是我才想起来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人唱过这么一些歌。才想到原来初中的时候,我还很是爱了这个今天被身边无数的文艺小青年儿们不屑的人那么久。可是这之后的年月里,我是如何的将他,还有十三岁时的人和事忘的一干二净?

    谢同学,一转眼,你出道居然已经十年。

    你最风靡的时期,顶包案、锋菲恋、锋芝恋、退出、狱、复出、结婚、生子、艳照门……为什么你的人生就要如此坎坷呢?就像过山车,一会儿上峰一会儿低谷。那个时候的我,跟你一样吧?因为内心疯长着的情绪,对外界拼命叫喊誓死抵抗。

    一路跌跌撞撞,头破血流,然而始终是活下来站起来了。

    对了,那个唱《坏习惯》的小孩儿和龙马一样,都是白羊座。真巧。

    张楠楠,龙马,陈曦,不知道你们现在在哪里呢?如果有一天我重新见到你们,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拥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