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28

    原来电影里都是假的。真正觉得疼痛的时候,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 意思就是哪怕周围的人耍朋友的耍朋友,出国的出国,考研的考研,你还是要坚强点儿自己走下去。

    再恐慌失落也没用,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S.P:贝尔的卷儿冲的很好,但是4月底以后就只接反转片了,难道真要逼的我和梅梅自己整个暗房?!

  • 新年伊始,我觉得我的脑袋是一个上了锁的装的满满的抽屉可钥匙被我弄丢了。

    不要问我过年过的怎么样。我讨厌从成都这个不是故乡的地方送走你们一个又一个然后所有的想念都要我来承担。

    我!他!妈!不!干!

     

    厨艺大长,然后是关于解嗨人的故事。。。。。。。。。。。。。。。。。。。。。。。。。。。。。。。。。。。。。。

    。。。。。。。。。。。。。。。。。。。。。。。。。。。。。。。。。。。。。。。

    。。。。。。。。。。。。。。。。。。。。。。。。。。。。。。。。。。。。。。。

    可笑而并不好笑。虽然遥遥嗨的能大老远跑来找我吃顿肥肠。

    我只能说我真的信因果了,阿门。

     

     

    最后,收了这么多样刊而很久未写稿的我实在是愧对可乐大编辑,于是就只有继续写。

    从情感写到两性哦~~超屌的哦!

    关灯睡了。

  • 2010-01-22

    我想大叫。

    我现在已经什么都不会了。改了一下午的东西脑子空白到做个户外大牌都不晓得怎么做了。家里有一堆东西等着我收拾然后明天搬家。但是现在此刻还在公司坐着。坐着又什么都做不了。最好现在能有瓶安眠药吃完就什么也不想。就一了百了了。

     

     

     

     

    李小光,如果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 2009最后一晚我承认有那么一刻我输了。

     

     

     

    所有设防不设防的情绪在你的面前无所遁形。但是很快我又扳回一局。

    2009整年的相安无事甚至让我以为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其实也是个错觉而已。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茫然的站在一堆热情的荷尔蒙过剩人群里看着他们亲吻和微笑,茫然的甚至忘记了身边是谁。

    一年之后,你有没有看懂蜕掉一层皮的我然后像我一样装作没看见的在心里静静微笑一下?

    看不懂也没关系。那些我们爱的不爱的记得的不记得的,迟早要灰飞烟灭。

    你不再重要。

    我们终于做到了所谓的相忘于江湖,真好。

     

    (谢谢某爱人的拉轰的救场。love u)

    那么最后只希望2010我脸上的表情会更加逗乐,希望在每次受伤以后可以学会忍痛,这样就仍然可以脚踩高跟鞋做女王样的出现在你们面前,希望everything still will be all right。

    如果有下次

    希望我可以安静的跟那个念着 “今日少年明日老” 的短发的你说声你好。